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营业怕亏,不营业发愁!“后疫情”期,遵义餐饮业这样破局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4-12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向好发展,3月20日起,遵义城区餐饮店开始有序恢复堂食。此前,被按下“暂停键”的餐饮企业,正逐渐步入苏醒期。

不过,餐饮业的全面复苏仍面临着许多挑战。不少业内人员表示,只有通过“输血”与“造血”并举,才能助力我市餐饮业走出当下的低谷,最终充分发挥其在吸纳就业、保障民生、繁荣市场经济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3月23日下午,小李烧烧烤店的负责人何琴和一名店员,走进了位于上海路时代星城小区的小李烧分店。推开没锁的大门,店员先行在玻璃大门内侧,贴上已获得市场监管部门审批通过的恢复营业申请备案表。没过多久,其他店员也陆续赶到,共同准备3月24日正式恢复营业的相关事宜。

房屋租赁费用和员工工资,是店面经营过程中的两大主要支出。实际上,在2月26日,汇川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同意小李烧上海路分店恢复营业。

餐饮业盈利与否,与其他行业的经营状态密切相关。目前,仍有不少餐饮店因担心营业后入不敷出甚至造成更大损失,迟迟不愿恢复营业。

“从年前到现在,我经常在店里待着,其实我们早就收拾好了,就盼望着政府复工的通知。不过,如果连房租水电费都挣不到,我也不敢恢复营业。所以一拖再拖,直到现在都可以堂食了,我观察了好几天,才最终下了恢复营业的决心。”何琴说。

这些天,最让何琴开心的是,已于2月下旬恢复营业的小李烧福州路店,在遵义市恢复堂食的当天,营业额就猛增到了6000余元,直到第二天凌晨4点多才打烊。

当初,看着路上较为稀疏的人群,一直在犹豫的还有贵州鹅福道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刘代群。据记者了解,刘代群共有3个店面,每个月总计8万多元房租,加上80多名员工工资,每个月需支付近40万元。

“不开业损失的只是房租,开业了之后还得承担工人工资,其实在家里待着也是很心慌的。”刘代群说。

眼下,人们对相关不确定因素的担忧并未完全消失。我市餐饮业已经走过政策恢复期,但全面复苏,还需要充分考虑需求恢复期和人们的心理恢复期。

餐饮业想要摆脱目前的现状,得先自救。疫情防控严格管控前,不少餐饮店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了食材物资的储备中。面对疫情的持续发展,餐饮企业仅此就损失较大。

春节假期,正是餐饮业的销售黄金季。此前,何琴按照常规计划,采购了10多万元的食材储备,打算在2月份大干一场。“因疫情暂停营业之后,我每隔几天就拿着桶去把死掉的鱼、虾、蟹等清理出来,非常心痛。几百斤青菜,我是流着泪从最外面的一层,剥到最里面的菜芯。”何琴说。

因此,餐饮店的自救之路,首先是想办法减轻库存食材的损失。记者了解到,餐饮业复业前,不少餐饮店通过给“卡点”值守人员和被隔离人员赠送爱心餐的方式,发挥其社会价值;复业后,又纷纷通过打折促销等方式,想法将此前的存货变现,减少损失。

积极“触网”,是餐饮业必须面对的课题。未恢复堂食前,开门营业的餐饮店,只能通过外卖或者顾客到店自取的方式经营。其中,外卖几乎成了餐饮业的“主渠道”。对于遵义中心城区的店面,可以通过加入美团等外卖平台配送。不过,对于位置较为偏僻的餐饮店,则只能自己搭建配送渠道。

播州区乌江镇的“胖妹”乌江豆腐鱼店,由于远离市区,所以专门由自己员工每天2趟将餐食送到顾客手中。据了解,送餐员每趟通常要驱车100来公里。

那段时间,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市民只能居家活动。此时,人与人之间日常的沟通交流,更加依赖微信和QQ等社交软件。看准了其中的刚需后,子尹路晨鲜坊羊肉粉的品牌创始人郭超,开始从社群营销方面寻找突破口。

在3月7日恢复营业前,郭超召集管理者、投资人、厨师长等人员,在10天内进行了4次“头脑风暴”。3月18日,晨鲜坊羊肉粉建了自己的粉丝群,每天早上8点和晚上8点,由专人在群内各发一次现金红包。在14个红包中,抢到金额前三名的市民,可以到店免费吃一碗羊肉粉。

该举动看似平常无奇,但效果明显。“没有做微信群营销前,我们每天销量在100来碗左右。现在过了一个星期,每天销量达到200多碗了。”郭超说。

特殊时期,餐饮从业者都在积极探索自渡难关的各种方法。在未来,餐饮和互联网的关系将更为亲密,困难的背后也常常隐藏着机遇。

餐饮业是民生行业。长远来看,疫情对消费者饮食观念、习惯及行为方式,都有较大的影响。尤其是,人们对于食品卫生安全的重视,比以往更为强烈。

在走访多家餐馆的过程中,记者看到餐桌上都配备了公筷、公勺。对于某些未及时配备的小餐馆,在多人就餐的情况下,大部分消费者也主动要求提供。

同时,主管部门对餐饮业检验标准、运输条件、资质审查等方面的要求,未来也将会更加严格。因此,在多种因素作用下,餐饮业将朝更加安全卫生的方向发展。

“卫生不达标的餐饮店,政府部门正在严查。因此,必须更卫生、更新鲜、更好吃才能发展得更好,很多小店必须提升自己的品质。目前来看虽然有困难,但也是一种机遇。”何琴说。

在短期内,很多餐饮店的自救措施可有效聚集一定人气,但并非长久之计。事实上,突如其来的疫情,已在倒逼遵义的餐饮企业加快自身的转型升级,苦练内功,从多个方面提高应对风险的能力。

我市多位餐饮从业者表示,除了传统堂食外,疫情过后将促使餐饮业向外卖、外带、零售等多维度产品结构发展,相应的配套环节也需要进行全面革新。

长期来看,我市餐饮业的未来依旧可期。为了降低疫情对餐饮业带来的不利影响,餐饮业除了自救外,还期待政府部门与其他行业“组合拳”式的精准帮扶。

对于企业而言,现金流关乎自身的生存、发展和可持续经营。以中小企业为主的餐饮业,更不例外。多位餐饮经营者表示,希望政府部门能出台相应政策,为其提供短期低息甚至无息的小额贷款。

疫情期间,我市多家企业和业主从疫情防控大局出发,积极响应疫情防控期间减免租户租金的倡议,助力商铺复工复产。其中,享受此优惠举措的不乏餐饮店。“非常感谢房东,给我免了一个月的房租。不过,我还是希望如果有可能的话,房东可以让我缓交几个月的房租。”刘代群说。

目前,城区绝大部分“卡点”已撤出,不过在一些巷道,此前用于疫情防控的塑料隔离板或者绳索依旧还在。这些隔离物的存在,不仅会影响通行的便利性,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顾客前来消费的欲望。“我们的店原本是想早点开业的,卫生各方面都已做好了,现在就等着相关部门把这些隔离物撤掉。”某餐饮店负责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