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26年了!IBM终于鼓起勇气对富通科技说“NO”

作者:http://www.377373.cn 发布时间:2020-04-14

3月24日官方消息,富通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该集团收到IBM通知,将自2020年5月下旬至2020年6月上旬起,终止有关IBM与该集团的成员签订的各种业务合作伙伴协议。(新闻来源:富通科技)

全球云观察评论:富通科技控股集团成立于自1996年,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IT分销和系统集成的公司之一。要知道,年营收800多亿元的神州数码,成立时间也比富通科技晚了4年。

只是看到富通科技2019年财报数据后,我不免惊讶了一下:2019年富通科技营收为8.48773亿港元,同比下降52.2%,2018年营收为17.77113亿港元;毛利为1.18亿港元,同比下降35.4%;2019年股东应占溢利(净利润)为275.6万港元,同比下降85.3%,2018年股东应占溢利为1941.1万港元。由此看到其每股基本盈利为0.01港元,不派息了。

◎富通科技六年营收走势分析:从2014年到2019年六年以来的营收走势表现可以看出,富通科技营收下滑趋势明显,下滑幅度也非常惊人。2019年营收总额仅仅相当于6年前2014年的四分之一左右。

◎富通科技六年净利润走势分析:从2014年到2019年六年以来的净利润走势表现可以看出,富通科技净利润下滑趋势明显,下滑幅度也非常惊人,营收8.5亿港元,净利润才275.6万港元,净利润率也实在太低,大约0.32%。从公开的净利润数据可以容易看出富通科技整体经营状况出现了明显问题,照这样下滑趋势发展下去,富通科技甚至可能走向经营崩溃,面临破产的困境。

经营状况进入低谷,这必然让IBM看不到富通科技更好的举措与希望,中止合作协议也就成为可能。罪魁祸首还是:富通科技的业绩大幅下滑!

然而,曾经富通科技也是与IBM进行深度业务合作的最早那批中国合作伙伴之一,获得过IBM无数嘉奖与肯定。

“此一时彼一时。”IBM一个通知,就即将中断富通科技与IBM长达26年多的合作伙伴关系。从富通科技该公告内容来看,原因不明,并且由IBM主动中止双方合作关系的。

只是从公告中看来,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由IBM提供的产品及服务的销售额约占富通科技收入的25%。

然而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富通科技在2002年完成了从单纯产品销售向产品和增值服务提供商的转变,2006年又将传统的以产品为重心的运营模式变为以项目为中心的运营模式。富通科技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于2009年12月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版上市。今天的富通科技将借助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为客户提供战略化咨询、平台化技术、智能化产品、专业化交付及运维服务,致力于以自主研发产品、行业解决方案和创新服务模式为客户数字化转型赋能。

富通科技已拥有富通时代、富通东方、富通云腾三家全资子公司,“以北京总部为核心,辐射全国的集咨询规划、交付建设、运维服务等综合能力于一体的服务网络。并且在行业领域影响深远,遍布电信、邮政、金融、电力、石油、文教卫生、新闻媒介、交通运输、军队、政府及外商在华企业等不同行业。”但是,这样牛叉的行业影响力与渗透率,为什么不能带来营收和利润的持续稳定增长呢?

◎富通时代,全称北京富通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做分销业务。资料显示,2008年,富通成为了华为服务器和储存产品的增值分销商,到如今合作已经近12年了。虽然富通时代于2010年9月10日在北京成立,但是富通时代的分销业务也是从富通科技中顺延分离出来。在分销产品上当时还主要代理IBM P系列、X系列服务器、存储设备和软件产品,以及Oracle软件产品、华为服务器和存储产品、IBM Cognos全线软件产品、ONStor存储产品等。

但是,有一个信息需要注意,从2017年开始,反应在富通科技业务板块上,则是IBM产品营业额的下降,华为营业额的大幅上升。分销IBM产品、华为产品、甲骨文产品及其他四大板块的业务结构在发生变化,富通时代全盘接受华为业务线,在很大程度上进一步伤着了IBM,当然后来在IBM P系列、X系列服务器业务出现转折性的变化,为此,富通科技对于IBM的业务组成也就缩水非常大了。2018年2月浪潮商用机器有限公司由国际商业机器股份有限公司(IBM)与浪潮电子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IBM Power系列服务器全部进入浪潮商用机器来运作,富通科技自然靠边站了。在这之前IBM X系列服务器业务卖给了联想集团,富通科技早就靠边站了。

也就是说2014年9月29日,联想集团已完成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2018年2月浪潮商用机器有限公司成立。这两个事情最终就导致了富通科技在IBM的中国业务体系中名存实亡。即便如此,富通科技还是在坚持做与IBM相关的行业集成与服务业务,但这部分业务仅仅占到富通科技总体业务四分之一,不是富通科技的主要业务。

◎富通东方,全称北京富通东方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业务还是做行业集成。公开信息可以看到定位专业IT综合性信息系统产品、解决方案与服务提供商,主要具有一定行业背景的积累,如金融、交通等客户基础摆在那里。由此在增值分销与集成业务上,2014年11月18日富通东方与曙光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在信息安全要求自主可控的行业领域进行拓展,继续深入扩大党政和金融等关键领域。

2010年04月02日,中金数据与富通东方合作成立北京中金富通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这个公司主要也是做针对数据中心的IT技术和系统支持服务。同时2012年也与NetApp有着长期战略伙伴关系,2011年也是ORACLE”Gold Partner”。但是后来这部分合作业务基本慢慢淡化了。2013年更名为中金富捷数据设备技术有限公司。

中金富捷数据设备技术有限公司发展到后来也逐渐淡化消失,消失的过程转而成为数普金通吸收过去的资源了。

也就是2010年4月,北京富通东方科技有限公司与中金数据系统有限公司、北京深思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创立的自主可控存储产品及解决方案提供商:北京数普金通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围绕自有“数普”品牌产品,为客户提供数据服务的全内资国产存储厂商。

可见中金富捷数据设备技术有限公司与北京数普金通数据技术有限公司曾经并行运作了许多年。数普金通数据技术有限公司的别称,其实就叫中金富捷数据设备技术有限公司。估计也是一套班子,两个公司牌子而已。

到了2017年3月13日深思软件发布公告,拟471.91万元收购数普金通数据技术有限公司60.00%股权。数普金通也就完全脱离富通东方,脱离富通科技,成为深思软件旗下公司。估计富通东方比较需要这笔股份转让收入,出让自己手里持有的数普金通股份给深思软件应是最好的选择了。要不然,挺好的发展思路,挺好的数据存储相关产品和方案,富通东方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富通经纬成立于2013年03月27日,自2015年12月8日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其法人股东之一,在2015年12月8日富通经纬就更名为北京中科云睿科技有限公司。

但是北京中科云睿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北京万宝资本的主要债权人,涉及到山东万宝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破产民事裁定,牵扯到中科云睿自然也就有不少损失了,具体金额不详。不过,作为虚拟化市场领导者VMware全线产品的中国区总分销商之一,中科云睿与伟仕佳杰、神州数码、英迈一起成为VMware全线产品在中国的四大分销商。

从法人和股东构成来看,富通经纬发展到前期,也就是2015年之前富通科技参与性很高;但是2015年曙光成为法人股东之后,富通科技基本退出该公司,并且公司名也与中科曙光一致,叫中科云睿了。目前来看,中科云睿独立运行,与富通科技没有太多关系了。但与曙光有着投资关系了。

◎富通云腾,全称北京富通云腾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07月24日成立,主要目的是做富通科技的自主产品特别是云相关业务。这个公司也是富通科技在香港的一个子公司即富通云腾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参与进来的全新业务的新公司。大老板自然还是富通科技陈健。

在与华为、IBM、甲骨文、VMware等不断合作过程中,富通也逐渐明晰了云计算的发展策略。富通也有理想在云计算领域作出新的业务发展,特别是在与华为合作的过程,基本上让富通下定了决心做云业务,为客户提供上云、云上、云运维,大数据相关的服务,通过自有云管平台,实现富通科技云业务的拓展。

因而,富通云腾在2014年成立开始,就逐渐接收、吸收富通科技与云计算相关的产品和业务。目前富通科技定位创新云产品及专业云服务提供商,强调本地化生产、本地化服务、本地化研发,打造自主可控新生态,目的也是希望走出一条属于富通科技发展云计算的创新之路。

富通云腾业务诉求,就是以“全栈式云管理服务”为核心,凭借多年技术沉淀和市场积累,深度挖掘企业上云的痛点,为企业提供专业化和定制化的解决方案,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说白了,就是做行业云的私有云项目。因为是要做全栈云,必然也有云MSP业务在里面融合起来。富通云腾有一个多云管理平台CloudoorManagement(CM)既可以在客户的本地的数据中心中运用,也可以用SaaS的模式注册富通云腾云MSP账号灵活使用。

东方云科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7日,最初的法人和大老板就是富通云腾、富通科技的陈健。

要知道北京富通东方科技有限公司在2017年9月18日之前,也是东方云科的企业法人。但是,2017年法人变更后,北京时代兴达电脑有限公司成为东方云科企业法人之一。

随着2019年4月23日东方云科(北京)数据服务有限公司更名为东方云科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在东方云科投资人组成中,北京时代兴达电脑有限公司也退出了其企业法人,新增了南京维哈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作为企业法人,占有东方云科20%股份。

陈健曾经是北京时代兴达电脑有限公司的重要股东,随着北京时代兴达电脑有限公司和陈健本人都纷纷退出东方云科。从而东方云科完全成为一个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因此陈健也退出这个公司企业法人,由陈春霞担当企业法人了。

由此东方云科以一个独立的姿态与富通云腾在云MSP进行合作,时间是2018年,主要看重的是Oracle Cloud方面合作。而不是作为富通系的控股公司来合作。随着合作的深入,业内人士分析,富通云腾有可能后面将东方云科收购。但还是得看富通云腾的老板们如何操盘了,能否带来比较大的营收发展才是核心。

2019年7月,富通云腾开始单独与AWS签约合作,非常显然,富通云腾会逐渐摆脱与东方云科的关系,走出自己的云业务之路了。2019年5月,富通云腾与美国容器存储公司Portworx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此外,富通云腾为合作伙伴提供SaaS服务的门户,这个思路还是不错。将合作伙伴的应用集成到公有云的计算资源上,用户可以在线搜索、试用并完成订阅与交付。加上富通云腾已经拥有的私有云建设平台CloudoorSphere和多云管理平台CloudoorManagement,因而在行业云的专业化和定制化的解决方案上,也就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目前已经富通云腾专注在医疗、零售、制造、交通、金融、媒体、教育等多个行业,并获得一些企业上云的成功落地案例。

总结来看,富通科技虽然被IBM断掉了所有合作关系,但是早已拥有富通时代、富通东方、富通云腾三家全资子公司,并在分销业务、集成业务、自品牌业务、云业务等多个方面,做过长期的产品、技术、方案、资本尝试,已经获得了让富通科技不需要IBM业务也可以独立发展,继续前进的基础。只是富通科技整体业务上遭遇了发展的前所未有困境,营收与净利润都出现明显大幅度的下滑,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将是其高层必须考虑的关键问题。

当然,合作不在仁义在,或许在未来某个合适的时候,IBM Cloud与富通云腾也会有牵手的可能,毕竟富通科技服务IBM业务的基因与文化不会很快消失殆尽。一切皆有可能,再说又有谁会跟钱过去不呢?

富通科技作为中国比较早期有代表性的分销+集成业务的综合IT服务商,和神州数码、伟仕佳杰、长虹佳华、太极集团、赞华电子、英迈国际等,形成中国IT分销服务行业的转型之路。

相对来说,他们中如神州数码、伟仕佳杰、太极集团等寻求变化转型比较积极,逐渐降云业务作为集团整体业务未来的发展方向,不管是面向公有云、行业云、私有云还是混合云,也逐渐形成自己的新生态。

虽然富通科技也在云业务上成立子公司富通云腾全面操盘,但是在主动举措上总让人感觉束手束脚,不够痛快地出击很难在已经竞争激烈的云管理、云集成等业务上获得立竿见影的突破性发展。

可见,不能在云业务上做出更大的资本投入、人才投入、生态投入,无论是谁哪个IT分销巨头还是集成大佬,都很难真正获得云业务上极大突破。

当前来看,IT分销巨头还是集成大佬都面临转型的困境,如何在困境中走出来,将困境变成机会,对于富通科技下一步发展来说,不仅是挑战,更是巨大的挑战。唯一可以应对挑战的办法之一,就是需要跳出分销思维,进入技术服务思维,从产品差价的盈利模式,走向价值服务的盈利模式。

文章来源:Aming,全球云观察,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和作者回复仅代表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阿明】:科技评论专栏作者、科技媒体从业22年、新闻评论年产出上百万字,用数据说话,带你看懂科技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