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王小波:不管社会环境怎样,个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4-29

王小波在《肚子里的战争》这篇文章里说的亲身经历,对于现代人来说可能不大相信,但是在那个年代确实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王小波先生年轻时,有一回得病住进了医院,他说,当时医院里没有大夫,都是工农兵出身的卫生员,真正的大夫全部下到各队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去了。

穿着白大褂的卫生员拿着听诊器上下听了一遍,又看了化验单,最后开口问:你得了什么病?原来卫生员根本看不懂化验单。

他说:说句实话,住院对我的病情毫无帮助,但我自己觉得还是住在医院里好些,住在队里会传染别人。

看到这样的文字,不由的让我想到刚刚过去的疫情,在传染如此强大的病毒面前,明明从疫区出来的那些病毒携带者,不顾别人的安危以及给整个社会造成巨大危害,撒谎不报事实,还到处乱窜。

更有甚者不配合管理者要求,一意孤行为管理者增加工作负担,明知道自己在胡闹,根本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王小波先生说:我在医院里遇到一个哥们,他犯了阑尾炎,大夫动员他开刀,打开肚子后,找了三个小时也没找到阑尾,急的主刀大夫把他肠子都拿出来,上下一通紧倒,终于在太阳下山前找到。

手术后,刀口总也长不上,人也越来越瘦,后来回北京看病,又开一次刀,北京的大夫说,上次虽把阑尾割掉了,但肠子没有缝住,粘在刀口上成了一个瘘,肠子里的东西顺着刀口往外冒,所以刀口老不好。

看到这里不由得让人惊恐万分,如果是医术不精,环境条件有限,在那样的一个年代,还有情可原,这完全是人为的疏忽大意给病人增添痛苦,甚至危机生命,这样严重的后果有谁承担呢?

还好,这位先生还算命大,又能去北京治疗,保住了性命,哪些没有条件去北京治病的农村人,只能是听天由命了吧。

别说是在六七十年代,即使在五年前,我女儿在我们老家县城医院拔牙,本来是拔智齿,那位大夫还是主任级别,竟然把孩子最后面的槽牙拔掉了。

来市里给大夫看,都认为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一颗智齿怎么就会拔错了呢?这也太粗心大意了吧。

事后这位大夫没有一点愧疚感,在她看来不就是一颗牙吗?拔错就拔错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再给你重新拔掉智齿不就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