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电子烟品牌哪个好?电子烟轻奢品牌:POOLAN铂岚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18

电子烟一度成为风口,某种意义上是占到“标准红利”:安全与品质的红线模糊不清,投机者自有办法从产品中抠出缩水、减配的空间,将行业拖入无止境的价格战,最终劣币驱逐良币。

铂岚产品一贯坚持「中高端轻奢派」定位,则走了一条最难的路,正是通过一份“史上最严企标”高唱质量之戏,明确了品牌与产业链之间合作共赢的规则与边界;这是按CNAS认证要求设计实验室为其搭建了最硬核的舞台”。

这座耗时5个月建成的实验室,承担着纽带的角色:一端连接着铂岚自身对于品质和安全的坚持,另一端则连接着转型升级之中的上游产业链。

“实验室的建设过程超过了5个月,一期工程共投入数千万元,我们的最终目标是,除了要去拿第三方机构认证的情况外,其它检测全部可以自行完成且相关机构认可。”铂岚联合创始人李磊说。

CNAS——China National Accreditation Service for Conformity Assessment的英文缩写,即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它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的规定,由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设立并授权的国家认可机构,统一负责对实验室等相关机构的认可工作。CNAS对一个实验室的认可是极其严苛的,包括其硬件设施、管理水平和技术实力。

所以被CNAS认可之后,不仅意味着实验室出具的检测报告具备科学性与严谨性,能被国家相关部门和全行业所认可,进而为产品提供安全保障;更能基于大数据的支撑,作为创新的策源地推动产品迭代。

CNAS认证同时将为铂岚电子雾化产品的国际化战略再添一台强劲引擎:作为国际实验室认可合作组织(ILAC)和亚太实验室认可合作组织(APLAC)的互认协议成员,CNAS的认可意味着获得ILAC组织成员互认,出具的检测报告可被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65个机构互认互通。这不仅大大提升了铂岚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更能借助实验室之间的国际合作与交流,将最先进的方法与经验引入国内。

小小一支电子烟,看上去结构简单,却是一个“跨界产品”——在专业上,涉及材料学、毒理学、生物化学以及药物代谢动力学等多个学科,所以不仅涉及仪器设备、检测流程、专业人才等颇为繁复的软硬件,更涉及通风排风、集中供气、废气废液处理、给排水、强弱电、空调、消防等多种技术,以及环保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等诸多方面,这使得绝大多数品牌对自建实验室望而却步。

这源于电子烟实验室为了满足严苛而繁复的检测研发需求,需要更为完善的部门构成与实验设备支持。

据李磊介绍,铂岚目前的检测流程包含化学与硬件性能两大类,共六十多项具体指标,需要经过六十多道工序检测。以化学方面为例,大多品牌有意无意无视了电子烟日常使用中长期接触用户口腔,材质可能发生变化渗出其他物质的情况。打个比方,PET材质制造矿泉水瓶无功无过,但却不能用于生产长期使用的水杯,因为其不仅不耐高温,更会在长期使用中渗出塑化剂危害人体健康。

但在铂岚产品的检测标准中,对于烟弹和烟具的安全性也有明确而严格的标准,只有通过专业设备模拟用户吞云吐雾般抽吸150口之后,检测甲醛、乙醛以及重金属依然低于安全值的产品,才能顺利走出工厂。

硬件性能方面还有一项Pogo-pin寿命测试,很有代表性。所谓Pogo-pin,就是连接烟弹和烟杆的弹簧针连接器,如果把烟弹放进烟杆的“啪嗒”一声算作一次的话,铂岚的产品必须扛住在实验设备上不停地“啪嗒”8000次还能保证正常使用,才算达到标准。按照一天一颗烟弹的重度用量,要通过铂岚的检测就必须拥有超过13年的耐久度。

而这一系列的检测流程则需要多个部门共同配合才能实现。据了解,铂岚实验室由试剂室、评香室、调香室、合成实验室、无机室、有机室、分析仪器室、液相色谱室、气质联用室、光谱室、硬件实验室等18个区域组成。

比如,在陈设了一众高精尖设备的实验室中,还有一个相对“文艺”的评香室。技术人员会将烟油加密编码,然后专业评香师通过盲测对每个口味的还原度、口感、击喉感等方面进行多维度的打分,最终从候选名单中选出更适合消费者的口味。

实验室就像一组紧紧咬合在一起的齿轮,为了让这些职责清晰的实验区域高效运转,专业的高精度设备必不可少。在目前已经超过千万元的累计投入中,铂岚将近七成都花在了实验场地与设备这一类硬件投入之上。

即便传统烟草的烟雾早已在人类社会氤氲数个世纪,但除开已知的3800多种化学物质外,还有大量未知被一起吸入肺里。相较而言,对于定位为减少烟草对于公共健康危害的电子烟而言,无疑就更需要对其中所含物质进行精确测定。

从被称为“电子烟检测组合拳”负责定性定量分析的GC-MSD(气相色谱仪)和UPLC-PDA(高效液相色谱仪),到负责模拟用户吸烟过程的电子烟吸烟机、陶瓷测试吸烟机,再到对样品进行处理的超声波清洗器、离心机、震荡器、高速分散均质机、移液器;再到对测试样品多个维度的红外热像仪、密度计、粘度计、自动折光仪、电子烟综合性能测试仪,甚至为了更好还原样品还引入了高精度3D打印机……

粗略算下来,配备的近40种实验设备,使得铂岚实验室不仅覆盖到了电子烟相关检测中大大小小的每一个环节,更能保证每一个环节的完善与全面。

以色谱仪为例,工程师向我们介绍,它被大量应用于食品药品行业的检测工作中,主要是对样本做定量和定性分析。气相色谱仪主要负责以往被外界忽略的烟气,液相色谱仪则瞄准不容易被气化的物质进行针对性分析,以求不放过一丁点违规添加物质。

为何如此重视色谱仪的投入?因为电子烟是一种混合物,普通检测设备根本无法对其进行全面检测。而色谱仪则能基于各种物质不同的沸点、极性及吸附性质的差异,借助惰性气体将其带入色谱柱分流,然后再信号生成色谱图并进行分析。

打个形象的比喻,色域仪就像一块棱镜,无论加入了什么稀奇古怪成分的气体和液体,到了色谱仪之中,就像被色散成为“彩虹”的太阳光一样乖乖现出原形,被“掰开揉碎”了之后拿着“放大镜”仔细比对检测。

即便被寄予厚望,但实验室的筹备过程依然充满了死磕与不妥协。李磊坦言,实验室其实预计2019年12月就能投入使用,但最终延后到了三月底,其中有大量时间都花在了进口设备的采购运输之上。他表示:“国产跟进口设备的差异在于精度与稳定性。比如,抽吸设备对于整个过程稳定性要求非常高;而我们开展气体捕捉实验也是必须通过这些机器完成的;别的设备比如一些理化性质的,甚至那些天平之类的东西,基本都是进口的。”

将安全性视为生命线,使得铂岚定下了更为苛刻且繁多的检测标准。这必然意味着,在每一个环节都必须力求将误差控制到极致,尽最大可能保证输出的检测结果准确可靠。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都是高悬在电子烟头顶的“灵魂拷问”。外界的担忧其实不无道理——以烟油为例,定位“减害”的电子烟行业逐渐成熟,从业者早已做到将电子烟的成分与原理脱口而出;但实际上,参与雾化的实际上除了丙二醇(Propylene Glycol,一般缩写“PG”)与丙三醇(Vegetable Glycerin,也称为蔬菜甘油,一般缩写为VG)之外,亦含有多种物质。

今天,已有超过8000种添加剂被用于电子烟的调味中,其中有一些在雾化后是否有害仍不明确。这造成了如今这样一种局面:一些不正规的中小品牌囿于供应链能力本就在产品力上落于下风,而线上禁售又掐断了他们的另一条命脉,不得不押宝新奇口味剑走偏锋。

比如,不少小厂为了讨好年轻一代的个性化追求,会为烟雾融入更加浓郁的奶香味,这需要加入大量丁二酮,这一成分吸入人体后极有可能导致阻塞性细支气管炎。

对于有志于基业长青的铂岚品牌,却是一边面对着不按套路出牌的商业竞争,一边面对着“小品牌作死,大品牌背锅,全行业买单”的双输局面。所以,作为行业进一步规范化的抓手,品牌自有实验室便在于为上述的这样一个问题找到答案。

在投入使用的这间实验室之前,铂岚其实早已有了一个实验室,只是规模相对较小。面对铂岚严苛的检测标准,扩大实验室规模,提升其专业实力已是箭在弦上。

这座研发中心一方面将承担铂岚未来的基础材料研究等服务于新品的研发工作,为当地吸纳大量高水平人才;另一方面,则是通过本文提到的这一间建成后可能是行业内最大、功能最全面、设备精度最高的CNAS标准实验室,提升当地竞争生态型高新技术产业中心的综合实力。

铂岚对于安全性与品质近乎偏执的追求,还体现在实验室团队的搭建上。李磊表示,在数千万的一期总投入中,近三成都花在了聘请专业操作人员并对其进行专业培训。

“针对一些比较初级的工程师,我们会把他们引入专业培训,产生了其中的一部分费用;另外,实验设备厂商们制作的专业培训课程,我们也会组织技术人员参加。”李磊表示。

在铂岚眼里,筹备实验室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只有企业责任与技术两手抓才能迎上产业扶持的利好;而利好加持之下又将进一步提升品牌综合实力,最终推动企业的飞轮。

回到商业本质,如此真金白银巨大的投入,也使其获得了其他品牌所不具备的优势。最显著的便在于产品品质把控能力的进一步提升,这体现在覆盖更全、颗粒度更细的检测模式。李磊表示,实验室被定位为铂岚内部所有品质判定与规格制定的最高权威机构。

“其中包括两个指标——先验和后验。”他解释,“所谓先验,就是指所有产品在投入生产前都需要经过实验室的检测,在获得合格认证以后才可以进入到量产。所谓后验,体现在投产后的检测环节,每个批次我们都会去做相应的检测。如果不达标,我们会马上通知工厂对这些批次产品进行隔离;如果确认存在问题,我们会派人去工厂监督将其销毁。”

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一个灵敏的转身。因为送到第三方实验室外检,有些项目可能需要一两个星期才能给结果。而自建实验室处理流程会很快,几天之后这个结果就可以出来。一个重要的背景是,铂岚实验室设计之初便是基于国家CNAS标准,按照规定在6个月的试运营之后便能出具被国家认可的检测结果;另一方面,则是为反应市场需求打造了一条更畅通的渠道。

据了解,铂岚内部搭建了专门的调研团队,负责针对性研究消费者需求并给出消费行为数据分析与专业意见;而铂岚实验室则能针对口味、雾化方式、产品可靠性等一系列关乎体验的因素进行深入研究。

这就类似于如今互联网行业热门的“大中台,小前台”的概念。两端的高效协作,无疑能更快地针对市场趋势做出反应,提供体验更好的产品。

但铂岚的野心不止于自身——铂岚希望以实验室作为“技术引擎”,推动全行业研发、量产、制造水准的整体提升。

除了为产品品质再上一道保险之外,铂岚实验室还有另一个重要职能:基础技术与新口味的研发。比如基础技术层面,最近便已经开始了陶瓷、抗菌等可以用到电子烟之中的新材料的研发;后者,则已经开始推进与烟油厂的合作项目。

铂岚实验室的出现,不仅将以往压在供应链的研发重担分了过来,更像是一座桥梁为产业上游引入了更多更好的供应商,凭借更加安全、体验更好的产品为市场引入了一个坐标系,引导消费者在对比之中形成产品体验的感知,进而在口碑驱动之中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良性氛围。

从多方查询不难发现,电子烟国标的制定工作实际上是烟草体系主导、电子烟工厂参与的局面。过去两年掀起这一轮电子烟热潮的品牌方,却基本没有话语权。

李磊对此表示担忧:“对于工厂而言,更需要平衡不同品牌对于品质各自不同的需求,成本、效率等因素都需要考虑在其中;而我们是更希望能够把即将到来的国标推到一个尽可能严格,同时又可以被实现的状态。我们直接接触消费者,更清楚消费者担心和关心什么;而另一方面,我们也更希望能够去推动这个行业更良性地发展。”

对于在中国消费市场依旧稚嫩的电子烟而言,铂岚像是一条鲶鱼,正为当下的全行业注入活力。铂岚实验室负责人还透露了一个细节,目前投入已经数千万的实验室并不是完全形态。它在设计之初便考虑到了后期扩容的可能性,公司内部对其预算也是“无上限”的。

“铂岚的使命,是「改变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抽烟方式和抽烟观念」,并以「打造世界级减害雾化烟」为品牌愿景。“因此,从铂岚品牌诞生之初,实验室和产品研发就一直在我们的路线图中。”李磊表示。

“在电子烟行业里,有’一硬两软’三个最重要的要素,“一硬”,指的是硬件,尤其是雾化弹的设计研发;它决定了产品是否能方便、安全可靠地使用。而所谓“两软”,之一,指的是烟油,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口味,以及如何与雾化设备更好地配合;之二,则指的是品牌的“软实力”——供应链的管理,它决定了品牌能否在可控成本之内,稳定持续地制造出品质优异的产品。”李磊表示。

全球95%以上电子烟都由深圳生产。背靠珠三角供应网络,小到吸嘴、导管、雾化芯、烟杆、电池等各种零部件,大到烟油调制、成品组装都能找到成熟且有竞争力的解决方案。

所以,电子烟在绝大多数的媒体语境之中,往往被打上了“低门槛”的标签。这某种程度上掺杂了对于珠三角供应链与制造水准的自豪,但另一方面也揭示了电子烟行业过去的野蛮生长:

张瑞敏有一个说法,“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就道出了红利在商业中的价值。所谓红利,就是用户、科技等基础要素的变化造成短暂的供需失衡后,通过顺势占领市场形成优势。

而电子烟产业之发达,某种意义上便是占到了“标准红利”:安全与品质的红线模糊不清,投机者自有办法从产品中抠出缩水减配的空间,将行业拖入无止境的价格战,最终劣币驱逐良币。

国内产业链与品牌之间,还处于互相打磨和适配的阶段。一方面,欧美与国内市场存在长达数年发展差距,更穿越了大烟雾到小烟的产品换代,沉淀下来的大量解决方案亦亟待适应行业转型。

而更重要的一方面,长期服务于外贸,使得供应链对于很多产品维度的管控其实相对粗放;但面对国内电子烟市场的迅速成长,不得不直接照搬或小修小补欧美品牌的测试标准,以尽可能满足国内市场的刚需。

几乎所有品牌都在强调自身的研发实力,但据我们了解这其实更像是一种营销话术。最典型的合作模式其实是:品牌带着产品需求来到代工厂,代工厂则召集一众供应商坐在一起,各家轮流介绍带来的解决方案,最终“拼”出一款产品。

为何是这一供应链主导的模式,一位业内人士向我们总结了两点原因:“第一,这一行干了十多年,什么原料能制成香精,哪些香精能调配出什么口味,烟油厂早已积累了大量经验;第二,即便是同一款烟油,搭配不同的雾化芯,在不同的温度下口味也是千差万别。”

李磊向我们坦言:“原来代工厂的这些口味的烟油,很多都是大烟雾时代的一些产品,其中很多DIY的东西,我可以调整我自己的设备去适应油的变化;但我们现在的封闭式烟弹,给消费者的是一个整体的体验,所以必须确保油跟我们的产品本身有极好的适配。”

大多品牌都会强调以技术团队入驻代工厂的方式,保证存在潜在风险的产品不流入市场。但这一模式实际上并不能真正保证将问题产品“掐死”在源头。

换言之,正是洞察了这背后的产业痛点所在,才有了从打造“最硬核实验室”的实现路径。众所周知,专业人士只有与同等甚至更高水平的专业人士协作,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所以,站在行业的角度来看,“行业之最”本身显然并不是铂岚想要的,而是在上游供应链尚处于野蛮生长的现实,与国内市场亟待规范化、品质化的现实发生冲突后,铂岚不得不“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投入大量资金打造符合高标准的体系与解决方案。

凭借无数将天堑变为通途的奇迹,中国“基建狂魔”的称号赢得了全世界的认同。而从某种意义上说,铂岚亦是电子烟行业的“基建狂魔”,一切没有现成的,便靠着双手埋头苦干,最终实现为行业竖起标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