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现实与理想的抉择∣生活的叛逆者,高更!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1-11

人生就是一场场博弈,一次次在十字路口犹豫徘徊,向左向右,实难抉择。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反差,让我们时而屈服时而叛逆。而著名的画家高更就是这样的一个叛逆者。作家毛姆以他为原型创作了《月亮与六便士》,月亮代表着那崇高的理想,六便士代表着生活中为了生存而赚取的卑微收入。尽管作品历时已久,但仍旧经久不衰。一代代人都在探讨着这个亘古难解之题,月亮与六便士该如何选择?

1872年24岁的高更风华正茂,在他的监护人阿罗沙的安排下进入了保罗. 柏廷证券公司工作。凭借着天资聪颖,他很快胜任了这份工作;7年后顺利跳槽到勒.伯乐帝耶鲁的布童银行。他专业精准的投资操作赢得了很多投资人的信赖。他的收入也水涨船高,他的年薪高达4万法郎。4万法郎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不是很好理解,我们来举一个例子,就很就会明白4万法郎的收入可以供他过上怎样优渥的生活。在当时辛苦工作的工人,每个月的收入是100法郎。所以,高更在当时说是人人羡慕的中产精英。的确,此时的高更也沉浸在幸福的生活中。家中置办里 有东方情调的古典家具、奢华舒服的地毯、温暖典雅的壁炉,吃的是高级美食,穿的是定制的华服。生活之余,投资购买艺术品,俨然一位电子产品终端 中产精英。

19873年25岁的高更步入婚姻的殿堂。他的妻子梅蒂.苏菲.嘉德一位美丽的丹麦女子,她会说流离的法语,还曾经当过家庭教师。梅蒂性格开朗,喜欢上餐厅、出席舞会、逛百货公司,拥有极好的人缘。他们婚后,一共孕育了5个子女。在幸福温馨的生活中,高更的内心却更加孤独想要找到宣泄的出口。1886年,高更狠心离开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们,踏上探寻艺术的旅途。

这样一个生活优渥的中年男子,别人眼中的成功者,为何突然抛弃妻子,离开家庭?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狠心做出这个决定?是突发奇想还是蓄谋已久?我们从《发现高更》一书中可以找到答案。从本书中,我们可以了解他的成长经历、心路历程、内心转变,以及他作品的特色。

最新电子产品 一切皆有因果。我们认为高更是生活的叛逆者。他的这种叛逆也许来自家族的遗传。高更的外祖母芙萝拉.特里斯坦就是一位女性社会运动家的领袖。她爱好自由,主张女性解放,推动劳工团结等社会活动。1825年,她逃离了夫婿安德烈.沙扎勒,奔往秘鲁,散尽千金、四处奔走。高更继承了这个家族热情奔放、热爱自由的血统,灵魂胜出始终蠢蠢欲动。高更曾经给亦师亦友的画家毕沙罗写信道:”人到了某个年纪,不能保有两个目标。”不安分的火焰从未熄灭。

1882年,法国陆陆续续爆发了金融危机,股市崩盘,高更的工作岌岌可危。萧条的经济,迫使高更生活压力日益加大。他对股票经纪人的工作愈发厌倦。无力养家糊口的他,跟随妻子回到了娘家丹麦的首都根本哈根。高更卖防水布,梅蒂教法文与翻译,努力赚取微薄的收入。颇有声望的梅蒂家族认为这个法国女婿是一个潦倒的人,对高更进行了无情的羞辱。此时的心情,高更说道:“此刻我没有勇气,也毫无希望,每天都想干脆走到谷仓,用一条绳索缠在脖子上上吊自杀算了,此时,绘画成了我唯一能活下去的理由!”1886年,他转身离开了家庭,前往布列塔尼,开始他绘画的梦想。

1891年43岁的高更,挣脱种种束缚,之奔原始,来到他生命的归宿塔希提岛在,在这里他生活了23年。塔希提岛自然风景优美、民风淳朴,大大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他沉浸在这里的美好,“塔希提岛,样样都芬芳,我不再感觉日子流逝,毫无意识好与坏,这里的每件事情的都是魅力的,每件事都是美好的。”他在这里创作了《塔希提岛牧歌》《法达达米迪海滨》《海边骑士们》《白马》等作品。这些作品展示了热带岛屿的风光、色彩的魅力和野性的奔放。

来到塔希提岛,似乎不是偶然的事件,而是生命的指引。说起之中的原委,还得提到高更与大海的不解情缘。高更出生2个月时,他的父亲就病逝于航行麦哲伦海峡的途中。3岁时,迫于时局动荡,一家四口离开故乡,投奔母亲的亲人电子电池,远走秘鲁。他们来到秘鲁的首都利马,这是一个充满阳光与古迹的城市。小高更对这里充满神秘的气息的印加文明部落艺术品颇感兴趣。1861年他随母亲迁居巴黎,1864年他在巴黎完成学业,童年阳光下的南美生活让他无法忘怀。17岁的高更不顾母亲的反对,谋得了一份水手的工作。童年的记忆和青年时的经历让他无法忘怀,一步步召唤着他前行。最后,塔希提岛成为他最后的归宿。

高更,这位生活的叛逆者,有人会觉得他是个渣男,抛弃妻子,异常狠心;有人觉得他是内心的追随者,敢于突破生活桎梏,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余生。到底该怎样评价他,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尺度。想要在孤独中飞翔,要够坚强,够坚持,才能承担孤独,才能特立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