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精彩回顾|如何做教育创新?9位教育行业CEO这样说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5-17

2020年将近过半,全国终于迎来了正式开学潮,教育也始终是大家关注的热点,为此新站点回顾了过去采访的教育行业创业者们,带大家走近那些创新型的教育项目,一睹教育产业酝酿中的变革。

纳米盒创始人徐进:自适应学习本身也在不断进化,他在这过程当中也开始考虑到很多一些不确定性因素,有的时候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对了,不一定表示你真的掌握了。可能是蒙的,甚至还考虑到遗忘问题。从技术上来说有非常合理的一面,它至少提高了人们学习的效率。但是被技术本身有点冰冷地进行切割了以后,就有点违反我个人的价值观了。我更愿意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提升人们的学习,改变人们的学习模式而已。

智课教育董事长兼CEO韦晓亮:智课教育的教学,我如果用四个字来概括,就是以终为始。学习者的终是什么?就是掌握。而大部分的培训机构是以始为终,什么是以始为终呢?我常说这叫填鸭。

既是掌握性学习法,你就要构建倒过来的教育体系,我围绕学生掌握这件事,怎么去设计教学服务的过程,知识点的切片研发,包括教学系统设计,以及老师在一个学生学完之后,针对没学会的评估后再教。这就是以学习者为中心构建的以终为始的教学方法了。

其实很多人不喜欢学习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于,他不知道自己进没进步,同时他体会不到学习的成就感。

这样的学习方式,其实学习效率是最高的,他不需要反复去听已经学会的,更不存在他没听到他该听到的。这所有的一系列以‘他’为中心来制定教学过程,是它最大的价值。

阿波罗少儿编程创始人吴洪星:我们认为在未来人工智能时代,不管你从事的是否是跟程序或者是代码有关的工作,学会编程都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能。

智慧喵创始人王爱军:整个市场上目前有两个方向,第一个是做乐高的机器人的课程,偏硬件的;还有一类是做软件编程,偏软的。

我们的课程体系结合了软件和硬件部分的有机结合,也深入研究了国家儿童发展纲要,设计出符合不同青少年学生、年龄段的有效课程。

阿波罗少儿编程创始人吴洪星:我们会开发课程,然后搭建平台,我们的市场销售会找到对应的客户,我们会给他开通系统的账号。

同时对他进行师资培训,这个是我们主要的盈利来源,同时我们会提供一些编程的教具,师资培训,还有像一些考级竞赛的培训,作为辅助的盈利点。

博惠教育科技创始人CEO陈贤文:少儿编程行业,它不像传统的数、理、化、生,以较低价的薪资,能够招到较优秀的老师。通过我们平台的人工智能辅助教学,把教研能力给弱化了。相当于老师在上课过程中,一些专业性的问题,我们通过AI去解决。老师只要有很强教学能力就好,我们现在培养的很多老师,并没有计算机背景,各种学科都有,这就解决了优质老师的缺乏问题。

现在很多的少儿编程课程,一个班可能只有不到10个人,一旦涉及到大班,需要很多助教。我们相当于给每个孩子,提供一个人工智能的助教。

纳米盒创始人徐进:直播模式最大成本是什么?老师那端的监督成本太大了,企业需要用一个人的代价,如果你想辐射更多孩子,只能寻找更多老师。而且要保证你的服务的品质,不会因为量的增加而出现波动或者降低。

博惠教育科技创始人CEO陈贤文:很多传统线上录播课程,体验下来效果不是很好,它没有给学生引导。学生不知道怎么做的情况,再去看视频,最后就抄视频里的东西。现在一堂课下来,没有个性化交互,时间非常长,直播课程的效果也是很有问题的。

我孩子也体验过线上直播课程。还是那个问题,优秀老师太少了。一对一直播的时候,问题只要稍微深一点,老师都绕过去不回答。

纳米盒创始人徐进:我们从事在线教育的时候,要考虑这些问题。所有失去的这些监督元素,要努力把它补回来。空间是很难补的,教师的监督因素只能叫尽力而为。毕竟老师隔着个屏幕,如果这两个都不能非常好,你怎么能够让孩子不是一个人孤立地学习? 这就要开始发挥网络优势。

晓黑板创始人卜江:教育的本质之一其实是引导,我们认为教师群体需要的是星形状结构,教师有引导权。当时我变成了学生家长,发现每天班级群在不断地刷屏,虽然里面90%是跟我无关的,但我生怕漏掉老师重要的消息。如果有一个产品,让我不会错过重要消息就太好了。

所谓有引导就是有管理,它代表了高效。管理越死就会丧失创造性,但乌托邦里越没规则,丧失的就是效率,我们希望是在中间找到一个平衡。

到家学创始人徐鹏:中国教育分为三个场景,一是到店,就是传统巨头做的事情。像新东方、学而思、精锐,他们以前做专门到店的机构,家长会把孩子送到机构学习,要么一对一,要么一对多。另外就是在线教育,在线场景涌现出来的独角兽企业,像掌门一对一、海风教育,包括VIPKID针对中低龄的。第三个场景就是现在的到家场景。

把陪学服务送到家去,也可以把steam老师送到家去,将来会不会还有更多产品可以送到家去。

我们也是想打造教育行业的饿了么,我们现在有这么多老师将来可以把更多的产品、服务以低成本的方式送到家里面去,这是我们很重要的核心优势。第二个优势就在于我们整个团队,现在我们已经具备了对产品上应对的裂变,包括整个培养体系我也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将来。

爆炸实验室创始人水鹏飞:我们是2C的,现在很多教育品牌是2B,像爆炸实验这种做底层内容开发和产品开发。

第一,是做一些免费内容,好处在于可以让更多的用户接触到这个东西,能够带来孩子的兴趣。第二,我们也会配套去做一些产品,因为家长他想参与进来,但没工具,我们就做了爆炸盒子。我们希望孩子更体系化地去学习。

三有PBL创始人周华杰:创业大概四年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篇文章,说一个国外学校来了一位历史老师,他说一学期所有同学做一个项目——1:1做出哥伦布下海航行时的第一艘船。他把所有的知识点通过这样一个项目放在里面,而这种方式就叫PBL。我特别希望能够把国外很好的以学生为中心的一些东西,做成很多产品赋能给我们中国教师。

因为我觉得如果你影响教师的话,在教师后面还教很多孩子,你的影响力会更加多,你真的能够推动中国教育向前发展,所以这件事情是我们的梦想,三有的梦想是做中国最值得尊重的教育企业,能够真正推动中国教育的进步。